雨夜,雨声淅淅沥沥,天空一片漆黑。 小镇东街一栋两层楼房的二楼窗口,透出昏暗的灯光。 如有人靠近窗臺细听,可听得屋内传出吱吱哑哑和哼哼唧唧的声音。 屋内只一盏床头灯,虽不太明亮,室内的家什却可一 ...
「你……你要干嘛?」她惊恐地问着。 我并没有回答穿着制服的她,继续往她的方向迈进。她想从我旁边逃跑,可惜被我拦了下来,并且随即掏出我口袋中的瑞士刀:「你最好 ...
我是一个SOHO族,同住的朋友常羡慕我工作的轻松不受拘束,事实上,每天要埋首在一堆外文文件里死命的翻译,偶尔花费超过预算,还得写些文章赚赚微薄的稿费。 精确的说,我只是一个不用打卡的上班族。 由于工作场所就是 ...
第一夜也许不是我的错,背包旅行近年来越来越火,从去年开始我也加入到这项活动中,并且从中得到不少的乐趣。 那是一次四天三夜的驴行,那条线路是我和女友都嚮往以久的,而且还有三晚的外宿……这更让人激动不已&#12290 ...
她,是居住在我家附近某所高中的女学生,也是刚搬来不久的邻居,住我家楼上,也就是最顶楼。近年来小孩子成长发育越来越好,才高一的她就已经亭亭玉立。长髮的她,总是绑着马尾,让人清晰地看见她香白的颈子& ...
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不太密实的百叶窗斜射进来,照在房中宽大的床上,透露出新一天来临的光芒。 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,窗外飘忽的树叶带来枝丫摆伏的绿影。 我稍稍的欠了下身子,身旁却突然传来一阵酥软的触感。我这才惊觉, ...
一 我是陈福泰,正值半百之年,二十年前白手创业,打下今天中新电器集团的江山。妻子早已过世,所幸身旁有一子一女相伴,生活还算不甚寂寞, 儿子陈书今年26,硕士毕业之后便在我的公司工作,我给了他一个 ...
我的第一个女朋友叫小茉,那时候吧,刚进渖阳师大的大门,高三的努力总算没有白白浪费,要不然,如果考不上家里人就要我去当工人上班了啊,免得将来出去社会工作的时候。 每当想起这些心底最深处的事情的时候,我就会非常自 ...
我女儿是模特儿,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兼职,毕业后被选中担任运动饮料的夏季宣传女郎,后来成了这家公司的形象代言人。工作很忙,不过专门穿泳装做宣传。 她不愧被选中,女儿有着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,丰满的娇躯&#6529 ...
碰!」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。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,她的心也跟着碎了。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,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爲止。餐桌上丰盛的佳肴,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准备的。 爲了今 ...
Top